• 成功案例

    南京刑事辩护律师:成功代理某故意伤害案(判缓刑)

    时间:2013-6-20 21:07:34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460  评论:0
    内容摘要:作者:李燚律师  案件简介:  被告人A对受害人M实施故意伤害行为,造成M轻伤。该案件由于被告人A身份特殊,媒体在事发第一时间对该案进行了大量报道。  接受委托:  受被告人A委托,中银(南京)律师事务所李燚律师负责代理本案,依法履行职责,承担辩护任务。  律师工作:  一、辩护...
    作者:李燚律师

      案件简介:

      被告人A对受害人M实施故意伤害行为,造成M轻伤。该案件由于被告人A身份特殊,媒体在事发第一时间对该案进行了大量报道。

      接受委托:

      受被告人A委托,中银(南京)律师事务所李燚律师负责代理本案,依法履行职责,承担辩护任务。

      律师工作:

      一、辩护人在被告人A已认罪的情况下,作出独立辩护。

      作为辩护人,对被告人A认罪悔罪的行为表示理解,也对被告人A实施故意伤害行为本身不持异议,但出于对整个案件的理解,作出独立辩护,认为被告人A不应构成故意伤害犯罪。

      被告人A对M某实施了故意伤害行为,这个问题不容置疑。但是否能断定被告人A造成了M某的轻伤,辩护人有不同观点:

      首先,本次纠纷发生过程中,参与打架的当事人共有三位,分别为M某、被告人A?#32422;癇某。其中被告人A和B某均对M某实施了伤害行为(详见2011年5月16日M某第一次询?#26102;事肌?012年3月21日询?#26102;事迹?011年5月14日出版的报纸上M某也陈述两个人对其实施了故意伤害行为。因此,无法断定M某轻伤系被告人A故意伤害所造成。

      其次,过程中,B某也作为犯罪嫌疑人,分别于2012年4月13日、2012年8月6日两次接受询问。

      第三,事发后第一时间2011年5月16日在江苏省人民医院,M某第一次询?#26102;事?#20013;,M某陈述是B某多次、长时间掐住其脖子,还打了一拳,并?#19968;?#23558;M某推倒在?#36153;?#30340;花坛。警方询问M某“你认为你的伤是如何造成的”,M某陈述“根据?#19994;?#21028;断推测应该是一开始高个子中年男子过来掐着?#19994;?#33046;子将我按在?#19994;某?#38376;里导致我一口气闭住未喘过来”,即M某在事发后第一时间即指认其伤情系B某所造成,而并非是本案被告被告人A。

      第?#27169;?#34987;告人A2011年5月12日事发当庭询?#26102;事?#38472;述击打的是M某的左肩部,B某当天的询?#26102;事?#20063;陈述被告人A击打的是M某的左肩部,而事发后第一时间2011年5月16日M某也陈述被告人A击打的是M某的肩后面。并且M某第二次询?#26102;事?#36824;陈述B某踢了其两脚。

      第五,2012年3月29日,M某也陈述要追究被告人A、B某两人刑事责任,足见两人参与实施伤害行为,确实无法断定系被告人A一人造成M某轻伤后果。

      第六,鉴定报告对于击打左肩部造成?#26410;?#20260;的因果关?#25285;?#29992;词为“可能”,并非必然,并且有两个先决条件,分别为“力量较大”、“击打部位偏向胸部”。结合前面所述,两人实施击打行为,且大量证据证明被告人A击打部位为左肩部,并非偏向胸部,故此不能断定被告人A个人造成M某?#26410;?#20260;。

      第七,起诉书显示,因“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”,本案于2012年10月27日、2013年1月11日两次退回侦查部门补充侦查,三次延长审查起诉期限。由此印证,本案确实是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。检察院之后补充的两份证据,其中询?#26102;事?#20013;M某大量陈述明显与事发当时?#26576;?#36848;不符,也与被告人A、B某等人陈述不符,属于为了单独追究被告人A故意伤害行为而修改的证词,不应被采信。

      根据刑事法律基本原则,疑罪从无。

      二、辩护人提出:被告人A行为应被认定为自首。

      首先,起诉书已认定被告人A于案发当日自动投案。

      其次,2011年5月12日事发当天,被告人A在未接受公安机关讯问、公安机关未采取强制措施前,在询问过程中即如实向公安机关供述了?#32422;?#23545;被告人马其刚事实故意伤害行为的全部过程,应认定为自首。并且在2011年5月12日、5月13日、5月17日、6月20日四次询问过程中,被告人A对于故意伤害的主要过程均如实供述,前后一致。

      按照我国刑法第六十七条规定,犯罪以后自动投案,如实供述?#32422;?#30340;罪行?#27169;?#26159;自首。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,可?#28304;?#36731;或者减轻处罚。其中,犯罪较轻?#27169;?#21487;以免除处罚。

      辩护人认为,被告人A行为构成自首,并且犯罪较轻,应减轻或免除处罚。

      法律依据如下:

      第一,根据1998年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第一条第(一)项规定:自动投案,是指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未被司法机关发觉,或者虽被发觉,但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讯问、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,主动、直接向公安机关、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?#21644;?#26696;。

      第二,最高人民法院2010年《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?#32602;?#27861;发〔2010〕60号),开篇表明该意见系“根据刑法、刑事诉讼法和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等规定,对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提出如下处理意见”。后又规定“根据《解释》第一条第(一)项的规定,犯罪嫌疑人具有以下情形之一?#27169;?#20063;应当视为自动投案”,自始至终认可1998年《解释》第一条第(一)项的?#34892;约?#26435;威性。

      三、辩护人提出:M某有一定过错,且事出有因,被告人A实施故意伤害行为,并非情节严重,也并非后果严重。

      第一,本次纠纷事出有因,整个矛盾和纠纷起因是B某与M某因琐事发生争吵并进而动手(M某第一次、第二次询?#26102;事?#20013;均已表明,且B某事发当天的询?#26102;事?#20063;承认)。而被告人A是在前面两人动手之后,在劝架过程中进而与M某发生纠纷。因此,较之普通故意伤害犯罪,被告人A行为情节并不严重,后果也并不严重。

      第二,M某先动手,被告人A后动手。被告人A第一次询?#26102;事?#38472;述M某先踢了?#32422;?#19968;脚,?#32531;笞约?#21160;手。B某第一次询?#26102;事?#38472;述M某先踢了被告人A的裆部一脚。M某第一次询?#26102;事?#20063;承认“年轻的司机扑过来,我就本能?#26576;?#23545;方踢了一脚,但是没?#21009;?#21040;”。由此可见,M某先踢人被告人A后动手,应当予以认定。

      第三,2012年4月13日调解协议书陈述“双方厮打”,被告人A、B某、M某三人均予以承认,并签字。故M某确实也有过错,被告人A实施故意伤害行为,确实事出有因,也并非单方故意伤害行为。

      四、辩护人提出:被告人A无任何前科劣迹,系初犯,主观恶意不大,并?#19994;?#24237;认罪,态度较好,认可起诉书查明的全部犯罪事实,并未纠缠细节,并?#30097;?#21051;认识到?#32422;?#34892;为的后果,属于坦白行为,认罪态度好,请求给予从轻处罚。

      五、辩护人提出:被告人A多次表示悔罪,并积极筹款,业已取得受害人谅解,应对被告人A从轻、减轻或免除处罚。

      首先,2011年5月13日事发第二天,被告人A在接受询问时即表示“当时不应该冲动,我愿意支付他一部分医疗费”,表明其主观恶意不大,第一时间愿意赔偿。

      其次,案发后被告人A已实?#25163;?#20184;M某医疗费和补偿等合计33000元。

      并且,本次开庭前被告人A已与M某达成民事调解,又另行支付5.5万元给M某,合计已支付8.8万元赔偿(含医药费)。被告人A家庭确实极为困难,四处借款对于M某予以补偿,确实难能可贵,并且业已取得M某谅解,请求法庭予以重点考虑该情节。

      六、辩护人提出:被告人A家庭极为困难,请求法庭挽救教育为主,惩罚为辅。

      ……整个家庭极为苦难。希望法庭以挽救教育为主,惩罚为辅,给被告人A一个重新改过的机会,对其从轻、减轻或免除处罚。

      七、在辩护人建议下,街道社区出具书面证明,证明被告人A一贯表现和家庭收入等。被告人A工作单位也出具了相关工作表现证明。被告人A对于本次纠纷也非常忏悔,也写了书面悔过书,对其行为表示真诚忏悔。并且,在辩护人的建议和共同努力下,相关司法所也为被告人A开具了帮教证明。

      辩护人认为,“宽严相济”司法理念以人本主义作为主导思想,充分重?#29992;?#20027;和人权,?#32440;?#27573;刑罚的作用已从惩罚、报复转变为教育、感化。因此,“宽严相济”的司法理念既保护了被害人的利益,也保障了被告人的权益,通过平衡人与人、人与社会、人与国家之间的关?#25285;?#23454;现社会?#25176;場?#26412;案中,被告人A由于文化知识浅薄,年轻气盛,加之对法律的无知,致使本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在儿立之年。考虑被告人A具有多项从轻、减轻情节,且被告人无论在“主观恶性”、“行为手段”、“情节后果”、“人身危险性”等方面均非常轻微,请求法庭以“事实为根据,以法律为准绳”,体现“宽严相济”的司法理念,给被告人A一个机会,对其从轻发落,免于刑事处罚。

      最终判决:

      经过辩护律师对案件的深入研究和把握,?#32422;?#22823;量的辛勤工作,最终法院采纳辩护律师意见,对被告人A判处缓刑。律师工作得到认可,感到欣慰。


    相关评论
    Copyright ©  南京刑事辩护律师网  皖ICP备12007021号-12  咨询?#35748;擼?5251840888  免费法律咨询

    澳洲幸运8走势
  • vr赛 一小时多少钱 秒速时时 上海时时开结果 3d奖号938的前后关系 四川时时vv平台下载 重庆时时计划博客 免费腾讯分分彩走势图 赛车pk10视频 北京时时过年吗 好运彩app是骗局吗